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

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70年前的英文笔记为何令人惊叹

吴淞商船学校老校友卓东明、徐以介共话“海大”前世今生
  徐以介(左)与卓东明(右)在校史馆合影
点击查看原图
  卓东明学生时代的英文笔记
点击查看原图
  上海海事大学校史陈列馆里保存着卓东明学生时代的英文笔记
点击查看原图
    通讯员 吉娜 记者 胡思华
  在上海海事大学校史馆,有一本令无数参观者为之惊叹的、笔迹工整如印刷体般的手抄英文笔记。不少目睹过这本笔记的师生纷纷用“震撼”来形容自己的感受。近日,这本手抄英文笔记的主人、上海海事大学老校友、原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卓东明,在上海吴淞商船学校校友会会长徐以介等的陪同下访问母校。笔者对这两位年近九旬的老人进行了专访,聆听两位老人共话70年前的往事,重温吴淞岁月,追溯“海大”历史,共忆青年时代在母校奋发图强的求学时光。

  70年前的英文笔记蕴含航海情结

  卓东明是上海海事大学1947级校友,经历过香港招商局海员起义,目睹过新中国远洋事业的起步和发展,又在改革开放后担任原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见证了新中国的海运发展史,是当代航运界的前辈楷模。在上海海事大学校史馆陈列着卓东明学生时代的一本全英文笔记,手写体工整得如同印刷版,画图细致精美。说起这本笔记,不禁让卓东明想起70年前那段求学的日子。
  那本英文笔记是卓东明70年前在上海航务学院(原国立吴淞商船专科学校)就读时做的。卓东明17岁从重庆高中毕业考入大学。当时上大学不经统考,而是自主选择。卓东明报考了5所学校,最后被同济大学、中山大学和上海航务学院等3所学校同时录取,同济大学还提供奖学金,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上海航务学院。卓东明从小就立志要做一名优秀的船长,实现航海救国的理想,航海对他来说是一个贯穿一生的情结。
  在大学里,书本大都是英文的,除了国文课由一位穿长袍的老教师教一些诗词歌赋外,其他课程全都是英语教学。卓东明来到学校的第一个月,上课几乎都听不懂。有一次他上课打瞌睡,甚至连桌子带人一块都倒下来了。他觉得这样不行,下决心一定要发奋图强把学习赶上去。幸好小时候在澳门长大,卓东明学习过一段时间英语,后来因为搬家就中断了。凭借薄弱的英语底子,在航务学院那几年,卓东明上课前先预习一下书本,上课时就认真地把课堂重点和疑问都记下来,课后再整理笔记。最终他用3年时间学完4年的内容,修完了所有轮机系的课。
  通过不懈努力,卓东明从班上的后进生成为优秀生。当时招商局在学校设立了一项奖学金,每个班只有2人能获奖,卓东明便是其中一个。奖学金内容很丰富,从教科书、参考书到画图仪器、小工具、衣服、鞋子袜子,还有伙食费等。毕业后卓东明还被优先分配工作。

  想为航海事业尽一份力

  笔迹代表着学生的精神和学习态度,卓东明说,那时候很多同学写的笔记都非常工整。徐以介的笔记也是如此。他的笔记捐赠给了上海海事大学商船学院院史馆。徐以介是上海海事大学1949级校友,从事航海事业数十年,退休后30多年如一日,致力于吴淞商船校友会的组织和建设,联络到散落在五湖四海的吴淞校友不计其数。
  徐以介小时候家境贫困,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他从上海徐汇中学毕业时,因为物理化学比较好,十分向往考理工的大学。当时,徐以介还被保送到震旦大学电机系,这是法国的教会学校,但他向往航海、热爱航海、立志航海,想为国家的航海事业敬献一份绵薄之力,因此放弃了保送,选择了在航运界名气较大的吴淞商船专科学校。
  徐以介入学时,学校学生不多,大概有200多人,但是师资力量雄厚,很多教师是留学回来的博士,也有不少业界知名的教授。学校不仅环境好,地下室里还摆满了当时先进的教学仪器,如压缩机、泵、柴油机等等,令他感到非常惊喜。在校学习3年,上船实习2年,徐以介在大学里打下了扎实的专业功底。他说母校教给了专业技能知识,成就了自己,因此对母校的感情非常深。

  晚年为传承吴淞商船精神而奔忙

  几十年来,卓东明表一直保持着写日记、做记录的习惯,这为他晚年写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料。今年86岁的卓东明从80岁开始写书,已经完成了 《往事》《心住南海》《航海的一生》《中国的鲁滨逊》《船长何炳才》等5本人物传记的写作。他说自己的写作受到1934年第一届吴淞商船学校轮机系的毕业生周延谨影响。他曾对卓东明说:“人在这世上一生,走的时候,要留给后人一些有用的东西,不要拍拍屁股就走了,这样对不起社会,也对不起后代。”正是这句话,让卓东明决定把几位了不起的航海家的事迹写出来,以供后人借鉴和学习。
  卓东明介绍,在写作过程中,吴淞商船专科学校校友逐渐形成了一个比较稳定的老年写作团队。现在,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翻阅档案,查阅资料,进行访谈,感觉有做不完的事,生活充满乐趣。
  两位老人回忆,当年的中国几乎连一条像样一点的船都没有,甚至在长江水域触目可及都是英国人的船,由英国人当引航员。卓东明、徐以介这代人航海报国的信念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触发的。现在在上海海事大学,到处能够看到当年吴淞商船专科学校的影子。正因如此,尽管当年的吴淞校友现在都已经80岁以上了,但每次来到学校,都感觉回到了青春岁月、热血年华,回到了当年那个温馨又充满回忆的吴淞商船专科学校。
  在徐以介看来,上海吴淞商船专科学校一步一步演变成今天的上海海事大学,物质条件不断进步,唯一不变的是吴淞商船的精神、航海教育的文化。令他感触最深的,是上海海事大学非常好地继承和发展了上海吴淞商船专科学校开启的中国高等航海教育事业,对传承商船文化、弘扬吴淞精神的目标也非常明确。上海海事大学的校训“忠信笃敬”,正是当年吴淞商船专科学校的校训。简简单单四个字,深刻阐释了吴淞商船专科学校忠贞爱国、严谨治学、敬业务实、自强不息、坚忍不拔、无私奉献的优良传统。校园是带给吴淞校友精神寄托的家园。(赵剑江/图)